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珞珞如君》珞珞如君小说 立场倒换 珞珞如君GC

更新时间:2020-06-17 12:11:13

《珞珞如君》珞珞如君小说 立场倒换 珞珞如君GC 连载中

《珞珞如君》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初如若分类:古代言情主角:郭某,容汐珞

主角是郭某,容汐珞的小说《珞珞如君》此文是初如若原创的古代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那人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又重新上下扫了容汐珞好几遍,激动万分:“真的是郡主!属下见过郡主!您怎么没事?不是,您怎么在这?不是,您...展开

《珞珞如君》免费试读

那人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又重新上下扫了容汐珞好几遍,激动万分:“真的是郡主!属下见过郡主!您怎么没事?不是,您怎么在这?不是,您没事就好!这些天为了找您都要乱了套了,我这就告诉容副统领去”说罢就要往外走。

容汐珞没说话,那人一脚已迈过门槛,忽然好像想起了什么,浓眉一皱,又迈了回来。

他回头看着容汐珞,容汐珞也歪头看着他。

他瞬时了然,回身吩咐管家:“出去看着,暂时别让任何人过来。”

“是。”管家虽看的疑惑,却不敢抗命,恭恭敬敬的退下了。

容汐珞哈哈一笑,点头道:“郭将军果真聪明,我二哥没看错人!”

此人便是容汐珞二哥容沉的直属部下:右威将军郭某。

某非某某某的某,而是他的名字就是姓郭名某。

“呵呵呵,郡主谬赞了,郭某不敢当,就是一时有些不敢相信,这简直就是大白天的活见……”

郭某瞬间把嘴闭上,然后愣了,他自己刚才要说什么?

大白天的活见鬼?

我靠!

“吼吼,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吼吼呵呵呵……”郭某知道容汐珞一定听出来了,他只能用大笑掩盖一下自己说错话的尴尬还有……

谁知容汐珞又歪了歪头,挑了一下眉,随即“噗嗤”一声也笑了一下。

这简直毛骨悚然!

“吼吼吼吼吼呵呵呵呵呵呵……”郭某笑得更厉害了,也更假了。他本来就长得人高马大,平日在自己的属下面前自有一派威严,如今却显得有些憨态可掬,与他的相貌形成强烈反差。

“好了!”容汐珞轻声喝了一句。

郭某瞬间不笑了,收放自如。

容汐珞道:“郭将军追随我二哥,对你我还是信得过的,当初这个宅子,还是我帮二哥去宫里找裴大人看的风水呢。”

郭某恢复正常,向容汐珞拱手施礼道:“属下明白,郡主既无恙却没有回府更没有进宫,而是来到我这里,自然是有您的考量,郡主尽管吩咐就是,郭某自当尽力而为。只是不知道,您失踪的这段时间究竟去了哪里?为何才……”

“我长话短说,我从洛平一路逃回了安阳,在城外的时候饿晕了,是程家人救了我。”

“什么?!郡主您……一路……还饿……”郭某看着眼前笑容浅浅的少女,他惊呆了,无法想象,她可是郡主啊!容候和容副统领唯一的妹妹!从洛平走回安阳?!饿到昏厥?!这叫那二位知道了还了得?!

容汐珞一副全然不在乎的样子,笑道:“我在程府呆了一阵,不敢贸然打听消息,近来才断断续续知道了原来是有人使了手段。我没有回府是怕有人盯上,眼下我不想露面,就让那个想要杀我的人继续以为我不知所踪,我来找你,一是希望你代我向我二哥报个平安,二是我有几件事需要弄清楚。”

郭某一脸严峻,道:“郡主请问。”

“听说崔钊被撤职下狱?”

“是,副统领说,只怕陛下也是容忍他许久了,此事上崔钊他是说不清楚的,不过判与不判,怎么叛,要看能否找到安然无恙的郡主。”

容汐珞哼笑了一声,继续问道:“我大哥在陵川是怎么回事?”

“容候前些日子来信,说是大俞得到了陵川山叠图,才设计将容家军困在山涧中,而后双方僵持间,有人给容候下了毒。”

“下毒?!”容汐珞猛地站起身来:“容家军居然混进了奸细?!”

“郡主聪慧,正是,后来容候昏迷之际,正巧近几年在外巡查边关的九殿下赶到,认出容候中的是巫障之毒,才叫军医救回容候一命。后来也是九殿下安排布局,容家军以此灭了大俞铁成军数万人。”

“这么巧?那大哥在捷报中……”

“容候说,九殿下拜托他不要把自己指挥容家军一事告知陛下。所以捷报中只是简单说了容家军被困山涧,而后找到机会反击,没有提及九殿下。”

容汐珞点点头,坐了回去:“也是聪明人。”

“郭某不明白,郡主,这是何意?”

“九殿下出身显赫,当初刚娶亲不足三月,本是有机会争一争储位的,后来不知何故被陛下遣送在外,一走两年,如今已过弱冠却还未封亲王,本就孤立无援,如今若是突然传出不仅救了我大哥,更是可以指挥的了容家军的消息,你说,这不是把自己往风口浪尖上送吗?大哥应该也是知道这一点,否则以他的脾气,是断断不愿抢人功劳的,说不定,等他什么时候回来,也会忍不住亲口告诉陛下的。”说完容汐珞忍不住扬起了嘴角。

“郭某明白了。”一个不受宠的皇子,一个被陛下派遣在外两年不闻不问,连母妃离世也不允许回城探视的皇子,这样的消息若是传出去,能不能引起陛下重视暂且不论,皇城中如今几位因夺嫡争的如火如荼的几位皇子就断不会放过他。

容汐珞从袖中取出一张折叠整齐的纸,放在了桌上,道:“我觉得这些事都太巧了,我大哥中毒和我被刺杀或许是有关联的。这是我在程府所住的地方,我画了张图,你去跟我二哥说,让他安排一出假装得到我的消息的戏码,看看能否引蛇出洞,若有了线索你来程府告诉我。”

郭某上前拿在手里,细细的看了一遍,点头称是。

容汐珞望了望外面,说道:“还有最后一件事,墨深墨泽他们俩如何了?还有巧嫣!”

郭某回道:“墨家兄弟虽在刑部大牢,但有云家人照应着,郡主大可放心,至于巧嫣,是郡主身边的丫鬟吗?”

听他这么说,容汐珞知道那就是没有巧嫣的消息了,她这颗心悬了又悬,始终未能完全安定,不过眼下这些已经都算是好消息了,于是站起身道:“我不能久留,得走了。”

“是,要不要我派人暗中保护郡主?”

容汐珞想了一下,道:“不必。”说完便向门外走去。

屋里的郭某又想起一事,追了出来:“郡主!对了!额那个啥!”他眼神忽然飘忽不定,似是猛然发觉自己就这么追出来,但是又不知道该不该问,表情有些挣扎。

容汐珞疑惑的回过头:“你要说什么?”

郭某心一横,问了出来:“那个,郡主,六殿下,他要纳正妃了。”

……

郭某表情越发的挣扎和凝重,似乎在脑子里谱写了一段凄美的某种故事,等待着容汐珞的爆发和点燃。

然而他等了半天,只等来容汐珞微微蹙眉不悦的道:“你跟我说这个干什么?这和我被刺杀的事有关吗?”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