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极品小画仙》可爱极品春镜淫仙 Basher 极品小画仙鬼畜

更新时间:2019-08-15 13:42:18

《极品小画仙》可爱极品春镜淫仙 Basher 极品小画仙鬼畜 连载中

《极品小画仙》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腊玖分类:仙侠奇缘主角:洛黎,园沁

经典小说《极品小画仙》由腊玖所编写的仙侠奇缘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洛黎,园沁,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三人跟着人群往闹市外走,待到路人少些了,楼晓芸忍不住问:“洛姐姐当真要修炼?” “是吧……”洛黎沉思,心中也在烦躁此事。 她对求...展开

《极品小画仙》免费试读

三人跟着人群往闹市外走,待到路人少些了,楼晓芸忍不住问:“洛姐姐当真要修炼?”

“是吧……”洛黎沉思,心中也在烦躁此事。

她对求真悟道之事一直提不起兴趣,虽然在她长住青鸾峰后,苏奕宸曾亲授她修真引气之法,但这几年她从来没正儿八经修炼过。归元山庄虽有剑门、道门、药门三门之分,她从未拜入任何一门。

她阿爹洛文辉当年送她去归元山庄学艺,也只是为了跟着自己的好友苏奕宸学习绘画之技,所以即便之后苏奕宸发现她是个修真的好苗子,也没有特地逼她去修行。

可现如今师父如此要求,她又不得不好好考虑。之前在青鸾峰她修炼了基本心法而已,从来没把这件事当回事。如若真能突破到出凡入圣之境,年华永驻,那漫长的岁月里,是不是太熬人了。

“小五,你若不想,师父段然不会勉强你。师父大人他说要把你许配给我的事,也是吓唬吓唬你,无非为了让你学点本事好自保。”

“嗯,我知道,师父要是有心让我嫁人,早在北境我就成家了吧。”从师父开始照顾自己开始,他从未勉强她做任何一件事,与其说是徒弟,更像是闺女。她阿爹和师父是多年挚交,阿爹走后,是师父将她抚养长大。

师父今日一席话,点到一事,正如师父说的,百年之后难道要留师父一人给自己送终么?

一日为师,终身为父。

若一意孤行,是不是自己太自私了?

楼晓芸和苏贤看她在烦心,便没再提这件事,两人倒是跟在后面低声讨论起采草药的事情。

三人步至王府附近时,分兵两路,洛黎从正门堂而皇之的进,苏贤则用轻功带着楼晓芸翻墙进了院子。

洛黎回到兰苑,简单地洗漱了一番,便沉沉地睡去。

之后几日,洛黎除了每日回别院换药外,便分出了些时间开始修炼心法。时常把自己关在屋内整整一天,下人们以为她要安心准备书画院复试的事,基本很少来打扰她。

楼晓芸来过两次,第一次她告诉洛黎祁沐萧在淮州重新整顿了淮州巡查院,也拔掉了州内宋远清的余党,不日即将回程。

第二次她感受到院落里气息变化,知道洛黎在修炼,在兰苑里驻足片刻。

大道玄妙,她也曾引气入体,是个根骨上乘的苗子。可走上修真这条路的人,若想大成,须摒除杂念,断七情,灭六欲,最后难免落到个薄情寡义的性子。

楼晓芸想到她爹爹,深深的叹了口气,转身出了院子。

七月十三,洛黎在书房内的小榻上打坐,她感受着真气丝丝缕缕,从丹田之处漫及全身,每一次的流转,都是一次不同的体验。她这次的体会和之前在青鸾峰打坐时却有不同,她可以清楚体会到自己身体的每一处,这是之前不曾有过的。她可以感受到右腹部外面已经长好的伤口的内侧在慢慢地修复,新的血肉在生长,感觉奇妙。

一个时辰后,她结束了今日的修炼,一会儿园沁要来送晚膳。她下床伸展一番,拿出冷魂玉魄,贴近了仔细查看。

她本以为王都内修炼远不如青鸾峰的灵山仙洞来的容易,此处烟火气过盛,不易引天地之气入体。可这几日修为突飞猛进,段然与这块黑石头有关。

这块黑石头依旧老样子,内部金沙慢慢流转,看不出什么其他名堂。

她有些遗憾,若有这石头的催用妙法,她的长进一定更快。

不过好歹,多了一方宝物,也算是小有收获了。

明日就是书画院复试的日子,她理了理衣裙,走到书架旁,拿出一幅小画卷,仔细端详着。

成败与否,在此一举。

不一会儿,园沁在书房外敲门轻声说:“小黎,饭菜已经备好。”

“嗯,来了。”洛黎放好画卷,她吩咐园沁自己要在院内用膳,这几日天天在屋内憋着,天又热,她都快被蒸熟了,只能趁吃饭的时候稍稍透气。

亭内凉风习习,夜幕降至。空中乌云密布,云雀底飞,似乎要下雨。洛黎手执酒杯,轻酌几口,好不惬意。突然一道银光掠过,洛黎一闪,刚刚的地方落下一缕青丝。

一个黑衣人站在凉亭不远处,蒙着面,打量着她。

园沁和旁边几个丫鬟吓得花容失色,尖叫起来,有两丫鬟往院子外跑。

洛黎斥声问:“何人擅闯?”

那人不做声,只见袖口里飞出两道青光,出去求救的丫鬟应声倒地,手臂竟被生生的割了下来,血如井喷,瞬间喷溅一地。

洛黎心中一沉。

青光,七境修为。

她暗叫不妙,见青光又已甩向院中其他下人,一招一命,下手狠辣。

洛黎见状,拿起盘子一掷,被那人躲开,她再的碗碟也统统被躲开。那人赤手空拳跃至洛黎身旁就是一抓,洛黎像一条鱼一般,敏捷地躲开。

她略施轻功引着黑衣人飞到屋檐上打斗,退守之余,还踢下去几片瓦片,试图引来府内侍卫。

那人猜透了她的心思,袖中飞出一道银丝,青光一闪,那些瓦片瞬间化成粉末,随风散落。

我敲?!这么猛?

对手袖里银丝一看就是上等法器,她呢?她身上连一个像样的武器都没有!怎么打?

她对着院子里人一喊:“园沁你们快进屋。”她又机敏地闪开对方一击,从锦袋里拿出两个闪爆符,丢了过去。

对方都没有接招的意思,闪爆符离那人还有一段距离的时候,自行爆掉。

几招下来,她意识到这人修为虽高,但与她交手有些畏首畏尾,真气也不那么充裕,若不是立下血誓的修士,恐怕她早就小命玩完了。

她躲闪之间,高声问道:“你既是东海之滨的修士,有血誓在身,为何要伤平民性命!我们无冤无仇,为何又要伤我性命?”

话音未落,那人再次挥动银丝,此刻银丝被布成一张网,直直向她网来。

洛黎不敢再废话,捏了一手的闪爆符扔了过去。

“嘭!”地一声巨响,数十张闪爆符同时炸裂,晃的两人睁不开眼。

洛黎心道:如今看来,只是十分之一的能力,高修者也足以捏死他们这帮低修的蝼蚁。

二人隔着一段距离,黑衣人没有再进攻的意思,张口狠狠道:“南在哪?”

“南是谁?”

“哼,本尊看你掉只胳膊还嘴不嘴硬!”说着,黑衣人一道银鞭抽了过来。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