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不轨之臣:废柴国师要翻天》不轨之臣废材国师要翻天 同人志 不轨之臣:废柴国师要翻天同人

更新时间:2019-07-13 14:51:39

《不轨之臣:废柴国师要翻天》不轨之臣废材国师要翻天 同人志 不轨之臣:废柴国师要翻天同人 已完结

《不轨之臣:废柴国师要翻天》

来源:网易云阅读作者:一步谣分类:重生主角:金钟罩,星阵

一步谣新书《不轨之臣:废柴国师要翻天》由一步谣所编写的重生风格的小说,主角金钟罩,星阵,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他二人共骑一匹马,本来料想躲避国色馆的那些人不是问题,然后只需直奔回皇宫就可以。但是却没有料到突然多出一队身份不明的人马来,逼得他...展开

《不轨之臣:废柴国师要翻天》免费试读

他二人共骑一匹马,本来料想躲避国色馆的那些人不是问题,然后只需直奔回皇宫就可以。但是却没有料到突然多出一队身份不明的人马来,逼得他们不能往回宫的路上走,不知不觉间,竟然已经被逼出了城外。

两人共骑一匹马,马的速度越来越慢,身后的追兵也越来越近。钟妜正想着要不要丢下这个小美男,之后回了宫再想着如何救他。然而她却是想得太简单。

“你是什么身份?”一路上身后的小美男都没有说话,此时的话和耳边的风声一起传到她耳中。

钟妜觉得略有些好笑:“我还没有问你,你倒是盘问起我来了!”

“难道你看不出来那些人是针对你的么?”

“啊?”钟妜很是费解。

“第一,国色馆的人早已被你甩开;第二,看他们的身形队伍,像是训练有素的官兵,必然是官府的人;第三,我不可能让官府出动这么多的人来追我。”

钟妜也是一个激灵,莫非是宫中的人来寻她了?但是那些人为何要把她往城外逼?难道是他们有官府背景!但她面上却很是镇静:“我不是说我是金钟罩么,估计是得罪不该得罪的人了罢,既然那些人是冲着我来的,那你先下马,不然就连累了你。”

小美男冷哼一声:“那岂是君子所为?”

钟妜听了小美男那样一说,越发地觉得事情不对劲。但却想不出这样一群凶神恶煞的人的来意是什么。她身份特殊,断然不能就说出自己身份,但是要甩开这样一群人并非难事。她无计可施,只得扬鞭加快速度。

小美男见她不说话,找起了话茬“你可知道,如何回到沧戈……你知道沧戈么?”那一夜宫中生变,他本以为会死在自己的妃子宁孤抒或者兄弟弈澜的手中,可是却被一个星阵吸走。一觉醒来已经身处异国不说,原本二十六岁身形高大的自己居然看起来只有六七岁大小。年轻了二十岁的弈沉武功尽失,问了许多人,都无一人知晓有一个国家名为沧戈。没过几天,就被国色馆的人给拐了去。要是这些事情传到了沧戈,若是有人相信,自己必会被耻笑一生。

然而钟妜却对这个国家不陌生。她幼时看到一本古籍上说,梵晏却不是崇昙大陆上唯一的国家,还有沧戈等国。但不知为何,梵晏似乎是与世隔绝了一般,与其他国家并没有任何联系,许多梵晏人都以为这世间只有他们这一个国家。虽然她小时候也和他一样相信那古籍中的话,但是如今她已经快要十六岁了,早把那些当做了传说甚至是无稽之谈。

“你这个小屁孩,看书太多入魔障了吧!”

已经二十六岁的弈沉对“小屁孩”这三个字意见很大,但却不好发泄出来,一张俊脸青了几青,冷冷哼道:“梵晏贵族的见识也不过如此。”

钟妜心中虽然有点诧异,但是瞧着自己这身不俗的穿着,被猜出贵族身份也不是什么难事,想来金钟罩一说糊弄不过这个小屁孩。她抬了抬下巴,吊儿郎当地说:“倘若哪天你有幸成了我的童养夫之一,我带你去多见见我们梵晏贵族,让你好好见识一下贵族的见识。”

沧戈国只有男子才可以三妻四妾,女子怎能三夫四君。饶是在国色馆被“调教”了些日子,弈沉仍旧不能接受被一个女子调戏。

“去梵晏贵族你就别肖想了,反正你也是逃命,不如想办法逃到沧戈去。在沧戈好好……磨一磨性子。”

钟妜眼中忽然出现自己在一个陌生的国家低眉顺眼地跪在地上为人奉茶的画面,她晃了晃脑袋,扬鞭道:“我谢谢你不必了!”

天幕已经由蓝转为墨蓝色,今晚无月,天空星子稀少,但却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十七颗异常明亮的星子,以一种令人难以察觉的速度运行,先是如一盘散沙一般,突然就逐渐靠拢,状似圆盘中散乱地盛着些明珠一般。这些明珠散乱地滚动着,组成从未见过的图案。

逃命的两人和身后的追兵根本无暇观赏这一天象。

钟妜不知道还能奔命到多久,内心无比的憋屈,哪有人开荤开成她这样了?!

身后突然有一支箭破空而来,身后的弈沉也发出一声痛苦的闷哼,钟妜分明能感受得到原本紧紧环在自己腰间的一只手力道逐渐变松。

“别松手!伤哪了?”

“左臂中了一箭而已,死不了。”

这就是钟妜在人世听到的最后的一句话,后来些年,每当她回忆起这一晚的情景,耳中只有羽箭掠过夜空、身下的马匹中箭嘶叫的声音。

墨蓝的天幕中,漫天的星子急速变幻形状。她以为被羽箭射中心脏的疼痛已是极限,疼过之后不过是一死了之。然而她却在那之后清清楚楚地感受到另一种最令人难以名状的痛苦,这痛苦让她意识一度涣散。

待到她缓过劲来的时候,她终于晓得之前承受的那种痛恍若是有一把钝刀把她从身体那个壳子中生生给剜了出来一般,因为此刻的她,已经飘在半空中,地面上有个和她一模一样的女子,四肢僵硬地倒在血泊中。

她已经死了。

远处马蹄急急,似乎又有另一队人马持着火把朝这边过来。纵然身已死,她还是想要死个明白。她看到队伍前面,很是熟悉的身形,那人在马上挺直脊背,因为距离不进,所以就算有火光,钟妜也没能看清他那人脸上的表情。她已经看不穿那个人的心,但却是真想知道,当他看到自己被他害死,他会是高兴还是有一点点的难过。

钟妜忍不住有些神伤,她低头看向自己的尸身,看向那被羽箭射穿的胸腔,她的嘴角突然泛起一丝苦笑,不知道,那个地方现在是不是还很疼。她突然觉得不对,方才还在一旁的那个小美男呢?他好像就是在自己死时失去意识的那个时候凭空消失了一般。

马蹄声渐近,她抬头看去的那一瞬,天空中星子似乎又变幻了一个阵法,而她钟妜,在那一刻,陷入一片漆黑中,继而完全失去知觉。

最后一刻,她突然觉得,那个人之所以会出现在那一队人马中,应该是她太过思念他而产生的幻觉。

可到底是不是呢?她早已经没有力气去思考。

她这一生,真是糊涂至极且……“色”志难酬的一生。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