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门阁天下》大化天下阁电话 H文 门阁天下完结版

更新时间:2021-01-10 12:01:54

《门阁天下》大化天下阁电话 H文 门阁天下完结版 连载中

《门阁天下》

来源:作者:花木椮分类:现代言情主角:念音,墨隔玉

《门阁天下》为花木椮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环念音回到飘香居,远远就见落央一脸焦急的从屋里出...展开

《门阁天下》免费试读

环念音回到飘香居,远远就见落央一脸焦急的从屋里出来,看见环念音,忙迎了上来:“小姐,你这是去哪儿了?奴婢回来不见你,正要去找……”。

“寻你去了呗”。环念音眸光沉静语气平静的打断了落央的话。

只这话兼这太过平静的语气听在落央耳里倒像是环念音生了气,太气了,以至于都不想同她说话了,便吓得立即低了头,亦步亦趋的跟在环念音身后,小声道:“小姐,落央知错了。落央去逛这太子府,一时忘了时间,见宾客都往大门口去了才知道宴散了,这才匆匆赶到花厅,四下寻不到小姐,想着小姐应是先回来了,进了院才知道小姐没回来……”。

环念音听着皱眉,呃,看来是会错意了,她只是心里想着若笳的事而有些愤愤,不想,迁怒了落央。

止步转身,打发了跟来的粉衣婢女对落央:“好啦,我真没有怪罪你的意思,原本就是我说叫你无聊就四处走走的,只是下次注意着点,别再忘了时间就是”。

“是,小姐”。落央见小姐不怪罪于她,欣喜的应着。

进了房,洗漱毕,打着哈欠上床。装也不容易啊,掀了被,倒头就要睡。

落央一脸心事的走到床边,环念音抬眼看她:“干嘛?”

“小姐,听说你将五皇子……”,落央回飘香居的路上遇到从花厅出来的客人,零零碎碎听得一些。

“恩,随便说了两句”。环念音闭眼答。

“哦”,落央低低的答。

都将人撵出宴席了,果真是随便说了两句么?

“还有事?”环念音见落央不走,又睁眼问。

“小姐,你不是说,有好玩的……”,落央嗫嚅道。

环念音失笑,这妮子,原是惦记这个,想了想说:“好玩的没有,好酒倒是有”!

这话听得落央连连摇头:“落央不会酒”。

环念音忍不住笑起来。落央始觉被小姐消遣,一脸可怜见的撇着嘴看着环念音。

收了笑,道:“好啦,日后若见到好玩的定给你带”。

“小姐可要说话算数!”落央转而一脸欢喜。

“恩,算数。我要睡啦,你也快去睡吧”!环念音说完翻了个身,闭上眼,不一会儿,均匀的呼吸声传出。

落央见状,熄了灯,退了出去。自家小姐的性子,别看人前装的一副落落大方、知书达理的样子,实际却最是不爱拘束,想是这近两个时辰的宴会可将她累得够呛。

半夜时分,环念音被饿醒。

席间贪杯,后又被五皇子闹了那么一遭,着实没吃下什么东西,再经西玥笳一事,原本打算回飘香居补点点心的念头也闹忘了。这下就,硬生生的被饿醒。

摸索着下床,燃了灯,直扑桌上的桂花酥饼,就着桌上的半壶冷茶,大快朵颐。待吃足了喝够了方要起身回床上躺着,却感觉到门外院子里有人。

环念音停住起身的动作,端正了身形坐回原处。复又拿起一块桂花酥饼一边往嘴边送,一边凝神倾听院里的动静,细细感受那人的气息。不见有杀气,与白日里临院传来的那气息多有相似,只是多了些凝重。

想了想,起身回到床上躺下,想这墨影阁少主要干嘛?大半夜不睡觉跑别人院子里来站着作甚?

虽说没杀气,到底也不敢掉以轻心,躺在床上睁着眼,一动也不动。没过一会儿,觉察到墨隔玉离去的声音,方才放下戒备,睡了过去。

与此同时,临院的清雅居墨隔玉飘声而落,一袭黑衣的扶木自暗处显身:“公子,你回来了!”

“恩”,墨隔玉应了一声,头也不回大踏步进了屋。扶木看这墨隔玉进屋去的背影,面有叹息,继而闪身没了影。

墨隔玉进了房,走至窗前,定定的看着手里那支白玉凤血雕白玉兰簪,摩挲着簪上的裂纹,难掩内心起伏不定情绪,双眸在暗夜里熠熠生辉。

他等这一天,等了好多年。

半夜起来吃多了,撑得胃难受,次日便破天荒的醒了个大早。见落央还未起,便自个儿梳洗了一番,挽了个发髻,蒙了面纱,往临屋去叫落央。

夏末秋初时节,日间倒是暑热未散,早晨的天却泛着些凉意。想着待叫醒落央泡壶热茶暖暖身才好。

到了落央睡那屋,抬手正欲敲门,却见厢房尽头似有一条小道直通院后,心下好奇,收回要敲门的手,往那小道走去。

顺着小道一路行至后院,四下打量,很是宽敞,由四座院落围成,算是这四座庭院的后院。

入眼处,秋菊满地,桂树飘香。原来这后院别有洞天啊!

一片片红的、白的、黄的、紫的、粉的,重瓣的、扁形的、球形的、长絮的、卷絮的、平絮的菊花数不胜数。秋季未深,虽是开得零零落落,但置身其中,就着穿透雾气的晨光,也叫人看的有些痴了。

环念音在花间缓缓移步,直到身后响起轻不可闻的脚步声,方才停步回身。

来者一身黑衣,面容清俊,神色平静,朝环念音躬身行礼道:“在下扶木。念音姑娘,我家公子有请”。

“你家公子?”环念音神色一动,转头往右方望去,凉亭里墨隔玉一身月牙白锦袍背对着她长身玉立。想起夜里一事,不禁蹙眉,这墨影阁少主是哪个意思?

“有热茶么?”环念音举步朝凉亭走去,边走边问身后的扶木。扶木一愣,不知道环念音这话的意思。

“天有些凉,能劳烦泡杯热茶来么”?

扶木终于了然,暗觉自己原是想多了,不过这念音姑娘要茶要得也着实突兀了些,难免叫人一时反应不过来。

扶木应了声“是”,朝凉亭看了一眼,往前院走去。

环念音行至亭中站定,看着墨隔玉的背影道:“不知墨少主找念音所为何事”?

话音落,墨隔玉转过身,眼底蓄满的那些情绪被努力克制下去,一动也不动的看着环念音。

环念音被看得有些不自在,转了脸看亭外。

“是该称你为念音姑娘还是该称弄环公子?”墨隔玉温润的声音响起。

闻言环念音一凛,听这语气不似试探,显然是胸有成竹,知根知底了。敛神思忖一下,索性也不装了,淡然镇定的回道:“墨少主随心”。

闻言,墨隔玉眼底闪过一丝笑意淡淡的抛出一句,“不愧是九环门门主之女”!话好似说得意不在此。

恩?!几个意思?环念音敛眉。说她承认的毫不避讳,还是说她的双重身份?还是……昨晚二皇子一事?

看他跟西玥延关系不浅,想来是说二皇子一事了。

扶木端来两杯茶,置于亭中桌上,便转身退了出去。

环念音行至桌前坐下,端起茶托,揭开杯盖,看着袅袅飘散的热气,缓缓开口:“墨少主几个意思”?

墨隔玉并不答话,走到桌前坐下,端起另一杯茶,才答非所问道:“隔玉不喜被人叫做少主,念音姑娘可直呼隔玉”。

环念音见他答非所问也不计较,茶盖弹开杯中的茶叶,又拂起面纱轻啜一口,方看着墨隔玉叫道:“墨隔玉”。

这一声落,墨隔玉喝茶的动作不停,一丝若有若无的情绪闪过眼底。

亭外候着的扶木嘴角抽了抽,这普天之下敢连名带姓如此称呼少主的女子,怕也只有念音姑娘一人了!

“你半夜跑别人院子里干嘛?”

墨隔玉一口清茶入喉,闻言险些呛到,置了茶杯,干咳了几声,抬头看着环念音不说话。

昨夜若不是意识到她知道他在院里就一直醒着不得睡的话,不知自己要在那里站多久。

环念音见墨隔玉不答话,轻置了茶杯低头随意理着裙角慢慢开口道:“念音自认素来遇善则柔,遇恶则刚,隔玉公子这大半夜无声无息的跑我院子里来站着又无声无息的离开”,顿了顿,抬头看墨隔玉,“倒让念音分不清是善是恶,该柔该刚了!”

墨隔玉撇过脸看亭外菊花,带着几分调侃的语气道:“隔玉认为,念音姑娘还是女孩子些好”。

环念音凝眉,这人真是!自己很不女孩子吗?“隔玉公子既觉得念音女孩子好些那念音是弄环公子的身份,隔玉公子就当不知道吧!”环念音刻意将公子二字的发音加重。

见墨隔玉看着杯中茶水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环念音轻轻松了口气,“隔玉公子若无他事,念音告辞”。

起身向亭外走去,看墨隔玉的意思,那句“不愧是九环门门主之女”看来并非因二皇子一事,这么说自己就是弄环的身份也还没暴露。

“隔玉原以为念音姑娘会感谢隔玉!”未至亭口,墨隔玉温润迷人的嗓音再度传来。

呃?谢?“敢情隔玉公子此番将念音叫来是为了要念音谢你”?环念音回身问。

“如果念音姑娘如此认为,那便是吧”!墨隔玉摩挲着桌上的茶杯答。

环念音凝神想了想说道:“隔玉公子若说昨日宴席为念音讨得两坛桂花酿一事需谢,念音昨日已然谢过,若说弄环身份一事,念音确实应当一谢”。说完向墨隔玉福了一礼“就当念音欠隔玉公子两个人情,来日若有机会,定当奉还”。起了身又道:“念音告辞”,转身出了凉亭。

“那三年前呢?三年前念音姑娘只身入了漠风戈壁,被瘴气所困,险些毙命,你可记得是如何出了那戈壁?”

墨隔玉话落,环念音愣在原地。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