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丞相未嫁》丞相未嫁男主是谁 调教 丞相未嫁同志

更新时间:2021-01-11 08:01:16

《丞相未嫁》丞相未嫁男主是谁 调教 丞相未嫁同志 连载中

《丞相未嫁》

来源:作者:一品狼君分类:现代言情主角:孟凡,孟凡道

一品狼君新书《丞相未嫁》由一品狼君所编写的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孟凡,孟凡道,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话说这皇家密探是鲜少出现的,因他们只负责将上司提...展开

《丞相未嫁》免费试读

话说这皇家密探是鲜少出现的,因他们只负责将上司提交给他们的东西尽数查到,在如数归案就好,一般情况下需是涉及到皇家的案子才会让密探直接面见皇帝。

孟凡本意要走,却突然被那密探身后的这人吓到了。

要不是因旁边有人,她恨不得喊一句——诈尸了!

从她面前匆匆而过的那人,紧紧的跟随在密探身后,一身破洞补丁的衣裳在这个皇宫里面显得格外的打眼,那人苍老的容颜早已经没有了当时意气勃发,雪白的头发在微风中悠然飘动。

孟凡猛的又看了一眼,这下她确定了,她真的没有看错,那人就是……父亲的小妾——董氏!

可是,她依稀记得在父亲去世之后,母亲就将没有生子的董氏赶出了孟家,同时孟凡明白这个女人是除了母亲之外唯一知道孟凡身世的人,所以母亲绝对不可能让她活着。

只是!如今她既能活着出现在这皇宫,并且面见皇帝是为何?

而仔细那么一想,她突然觉得背后冒着冷汗,这件事情绝对跟她有关!

眼看那女人走了进去,屋内的太医尽数退了出来。

孟凡看了片刻便未在久呆,急忙走出了皇宫。

这一出来仆从里玉便迎了过来道:“主子上车吧!”

孟凡此刻的精神有些恍惚,心中想着,按理说即使皇帝在临终前想要为自己儿子登基除去敌手,也不会拿她开刀呀!怎么也应该先给齐王按一个欺君的名声发配出去才是。

真是想不明白皇帝为何会召见那个女人?

一路上,她将所有的可能想了一个遍,最后她决定……顺其自然!

随后的几日,皇帝在朝堂上对孟凡依旧是十分的信赖,倒是也看不出个什么。

只是,孟凡总是感觉那皇帝眼光老是停留在自己的身上,终于有一天皇帝单独召见她……

这回召见不是在御书房,也不是在朝圣殿,而是皇帝的平时呆着的一个小雅苑。

太监带她进去后,笑道:“大人必然是十分得到皇上看重的,这雅苑可是皇上最为喜欢的地方,以前也只召见过孟将军。”

他口中的孟将军正是孟凡的父亲,孟凡的父亲与皇帝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好兄弟,当年辅佐皇帝登基的首功就是孟家军用血肉换来了。

记得当时她的凡字还是皇帝亲手提笔写的,由此可见皇帝对孟凡父亲的感情。

她一进那屋子,便闻到十分刺鼻的药味,那竹子搭成的桌椅泛着淡淡的黄,一张漂亮的丹青就挂在那堂中,里面是一对正在玩石子的小孩,画里的两人笑的格外开心。

惹得孟凡心中也有所触动,正要伸手上前,只听身后传来一声极为亲昵的唤……

“是凡儿来了!”

孟凡一转头,只见一身苍白衣,一脸病容的皇帝在大太监的搀扶下立在门口。

皇帝没有了朝堂上的凌厉,一双眼温柔的如父辈看着自己的孩子一般,而孟凡深知君臣之礼连忙唤到:“微臣参见皇上。”

她说完,皇帝那一双枯槁的手便拉起了她道:“叫你到这来,为的就是彼此不拘谨,来,到里屋坐。”

说着,孟凡顺其自然的扶起了皇帝,一旁的大太监也就缓慢的退下了,因她从未见过自己的父亲,当靠近皇帝的时候她心里有那么一丝丝的难受。

皇帝的手微微的拍了拍她,用着极其微弱的声音道:“这么多年为难你了,一个姑娘却Cao持着整个朝堂,我对不住你父亲。”

孟凡猛的愣住,皇帝竟然知道了!此时她明白那个女人面见皇帝究竟是为何了……

她连忙退了几步,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道:“罪臣……”她有心要认罪,但是却不知该如何开口,在那里纠结了好久,迟迟不敢直视皇帝的眼睛。

皇帝见她跪着连忙过来扶起她道:“起来,我何曾说过要怪罪你!”他说着有些咳嗽,手颤颤巍巍的拉着孟凡。

孟凡看着他有些不知所措,皇帝微微用力示意她起来,她也只得起来。

随后,他们走进了里屋,里面与外面并不差许多,皇帝走到那书桌旁坐下,端起了一杯还是温的水,缓缓的饮进。

孟凡依旧站着,心中还是极为忐忑。

皇帝有些落寞的说道:“你可能不知道,我曾经答应过你的父亲……待我们都老了,就这样沏一杯温水看着世间心酸事。”他说着眼圈有些红润,转而说道:“可是,我老了,他却不在了。”

说着他努力的扯出了一丝丝微笑,只是孟凡看得出他心里的苦,一位帝王此生最难得的无非一位知己,遥想那时他们定当如自己这般年龄,也是最骄傲的时候,早早许下了哪怕年老也不割舍的友情,到了最后却是一个独自欣赏这万里河山,也是何其悲凉。

孟凡道:“皇上不要太过伤感。”

皇帝笑了笑,将手放在了离她不远的位置上道:“坐吧!”

孟凡走了过去,当她坐下的时候,正好看见眼前的景色,那里正是太子东宫!

她回头看了看皇帝,皇帝指了指那一棵微微弯曲的树,道:“那小子说起来是个皮的,文学方面是处处不行,就会爬个树,捞个鱼的,让你教他也是为难你,只不过……”他的一双凌厉的眼看着孟凡道:“我只相信你孟家人。”

“皇上……”

皇帝平静的靠着椅子上,他今天想说的话似乎很多,多到他不知该如何说。

两人沉默了片刻,皇帝才开了口道:“我想说你以女儿身在这个位置可有想过未来?”

“臣并无未来,也从未想过,一直想的都是走一步算一步,还好臣的每一步都走的稳当。”孟凡道。

皇帝笑道:“嗯,你是很稳当,与你父亲一样,聪明却不鲁莽。”

孟凡略微谦虚的摇了摇头,她似乎明白皇帝要跟她说什么,倒是也放松了许多。

两人说了些没用的之后,皇帝转到了正题上。

“我怕是撑不了多久了,而我最为担心的只有一人……就是我的独子之凯!”他说着不由的摇摇头,无奈道:“这孩子被皇后教的有些迟钝,还有些怪异,我实在是放心不下,我死后由皇后带着他,你知道吗?”

孟凡点头,皇后的性子她大致了解,皇上担心的无非就是外戚干政,效仿武氏王朝。

皇帝手搭在孟凡的肩上道:“你虽是女子,但是你的经国大论,我知道……都是不错,而且整个朝堂只有你孟家能与齐王向抵抗,你明白吗?”

“臣知晓。”

皇帝随即拿起了一本奏折递给了孟凡。

孟凡粗略的看了两眼,立刻感到惊讶——齐王的胆子竟然这么大,擅自调动大军从边境转移至京都,这简直是从心底里有造反的梦想!

“微臣马上带领孟家军将其拦截。”孟凡激动道,皇帝却笑道:“他竟然如此明目张胆必然早就有所准备,你去其实就是送死。”

而后,皇帝说的使得孟凡几乎处于崩溃的状态,她望着皇帝似乎觉得皇帝是不是病的糊涂了,他都快死了,布这么大的局不累吗?

“皇上三思呀!臣觉得您高估臣了。”

皇帝摇头,道:“未曾,你父亲做的到,你一定也可以。”

这到底是谁告诉您的,父亲还娶媳妇那……

“我将那孩子全权托付给你,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皇帝看着孟凡又说道:“你为女子一事,从今日起只有你我和你母亲知道,其余的闲杂人等,朕有能力让她消失,你只需要做好我吩咐你的事情就是。”

“但是,若是你无法完成,朕还是送你去见你父亲的好。”

“臣愿意试试。”一听皇帝转换口气以朕相称,并且还直接讲明要送孟凡去见已故父亲,没有办法,毕竟任何事情都比不上生命,所以孟凡怂了。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