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错嫁残王之夫君莫怕》墓王之王 NP文 错嫁残王之夫君莫怕耽美狼

更新时间:2021-01-18 00:03:30

《错嫁残王之夫君莫怕》墓王之王 NP文 错嫁残王之夫君莫怕耽美狼 连载中

《错嫁残王之夫君莫怕》

来源:作者:挽君分类:现代言情主角:姚姝,容王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挽君原创小说《错嫁残王之夫君莫怕》,主角是姚姝,容王,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书中主要讲述 吃了些点心垫饱肚子,姚姝把累赘的嫁衣脱下,反正里...展开

《错嫁残王之夫君莫怕》免费试读

吃了些点心垫饱肚子,姚姝把累赘的嫁衣脱下,反正里面穿了好几层,看天色已不早,眼睛一转,上塌盖着被子自行睡去。

古代人婚礼多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没见过便成亲更是常见,谁会管你没见面便省了洞房花烛夜,但她这具身子好歹是公主,这王爷回来总不至于再叫醒她做什么做什么吧?虽不是长久之计,可如今实在没有其他办法,拖得一时算一时。

大清早起来折腾,累了一天,姚姝也确实困了,不知过了多久,她已经迷迷糊糊睡了过去,忽然听到门的响动。

这身子不是她的,一身本事虽大打折扣,但她的感知丝毫没有降低,微微睁眼,借着红烛的灯亮,看到了跌跌撞撞进来的幕北容,似乎是喝多了。

“咣当。”喝醉的幕北容被椅子绊倒,便再没动静了。

姚姝忙起身下来查看,才发觉只是醉倒了,姚姝倒舒了口气,看来今晚是不必担心了。

虽说这容王身体羸弱,毕竟也是男人,姚姝又拖又拽费尽力气才把他扔进床榻,替他脱了鞋子,推进里面,已经是气喘吁吁。

这才敢肆无忌惮的打量,幕北容容貌无疑是极好的,更吸引她眼球的却是左半边的金色面具,在摇曳的烛光下泛着冷光。

鬼使神差的,她的素手微微触摸了一下,却又像触电般弹开,好漂亮的面具,戴在幕北容的脸上那么契合,丝毫不觉得碍眼。

喃喃自语:“好好一个人死的莫名其妙,这病弱的身子,能经得住么?”姚姝是百分百无神论者,可偏偏死而复生,如此离奇的事都可能发生,还有什么是不可能的?这公主多半也是因她而死吧!

摇摇头,躺在床榻外沿,和衣而睡,就在她闭上眼睛后,旁边的男子缓缓睁眼,眼神灼灼,哪里有半分酒醉的样子。

婚夜红烛是彻夜不熄的,窗外忽然人影闪过,幕北容伸手在姚姝颈处一点,快速起身来到堂外。

“少主!”山崖单膝跪地:“云医刚刚离开,这是他给少主留下的。”

幕北容接过药瓶:“可留有什么话?”

山崖扫了眼紧闭的屋门:“云医说,少主毒发难忍时可服用一粒,不到万不得已少用为好,这瓶药最多可撑一年,也就是说,明年就是最后期限,一旦半年后解毒发生意外,一年后武功尽废,就再难起复了,所以在那之前,必要保证药引安全无误。”

“下去吧!”幕北容握了握药瓶,千方百计才娶到手,自然会保证她用在当用之时!想起那张俏脸,幕北容狭长的凤眸微眯,难得她还替他这个病秧子担心,现如今,谁克谁还真不好说,只能算你命苦,有个如此狠心的父皇!

走进内室,手指一点解开Xue道,姚姝身体一松,翻了个身继续熟睡,她的呼吸清浅,朱唇微翘,幕北容目光带着审视,宫内女眷多数时候都在后宫,他又常年在外打仗,这位温仪公主还是第一次见。

但宫内那几位公主,他却查的仔细,听说这位嫡皇女容貌娇美,性格内敛,怯生少言。

可依他所见,驸马突然猝死,半道改嫁他人,还是个杀人如麻,毁容病弱的王爷,放在任何一位少女身上,势必都会惶然忐忑。

而在她的脸上却丝毫看不出不安害怕,甚至与陌生男子同睡一榻也安然自若,细思起来,这位公主可不是一般的豁然。

姚姝忽然又翻身侧躺,幕北容才发觉自己竟然看的出了神,轻拧眉头,一丝不响的躺回床榻。

姚姝确实心智成熟,绝不是十几岁的小女孩可比,遑论什么大世面,就算是生死一线的危机都不知经历过多少,而在前世又是孤儿,无牵无挂,适应新环境,对她来说并不多难。

这个夜晚竟睡得很是舒适,姚姝睁眼所及之处,满是红色,这才想起,自己昨天好似嫁出去了,忙转头看向另一边,正对上一双平静温润的眸子。

“王妃睡得可好?”他磁性还带着些刚醒来的沙哑声音,配着半边绝色的面容,让姚姝很是呆了一瞬。

还未等姚姝答话,门外传来红墨的声音:“公主,奴婢进来伺候!”

姚姝一点头:“进…”

忽然嘴唇一凉,发觉幕北容的食指正覆在她的唇上,低声道:“王妃莫不是想让人看见我们这幅样子?”

姚姝忘了尴尬,看了看两人,没什么不得体啊!也顺着他低声道:“这幅样子有何不妥?”

幕北容忽然轻笑一声,满眼的红色仿佛都变得暗淡:“王妃忘了,我们可是新婚夫妻,洞房之夜和衣而睡,哪里说得通?”

姚姝这才明白他的意思,白皙的脸色微微染上粉色:“那?”总不能脱了衣服再睡回去?

幕北容不做声,骨节分明的手解开大红喜袍挂在衣架,如此两人便都只剩白色贴身衣裤,又从床头拿出一方白手帕,用匕首在手指轻轻一抹,一滴血迹滴落在雪白的手绢上,晕染出一朵梅花。

姚姝看着幕北容把手帕放在床上,嘴角抽了抽,这画面怎么这么熟悉,是在哪本小说里看到过来着?不过,这位王爷很好说话的样子,洞房花烛夜也隐瞒了过去,想必如果她不愿意,也不会急着逼迫她吧!

“进来吧!”姚姝出声道。

红墨年纪与姚姝一般,手脚伶俐,容貌端正:“奴婢见过公主,驸马爷。”

幕北容端坐在榻上:“本王还是比较喜欢王妃这个称呼,王妃以为呢?”

不过是个称呼,姚姝是真无所谓:“那就按王爷所说吧!”

红墨马上伶俐的改口:“王妃,奴婢伺候您洗漱。”

今日按规矩,是要向公婆敬茶的,然幕北容无父无母,自然改为向他的师父敬茶。

收拾妥当,幕北容与姚姝一起往正堂去,幕北容着一身青色锦服,身形挺拔,如若不看他的脸色,断看不出他是久病之人。

而姚姝三千青丝绾起,一件淡蓝色宫装,眸色黑亮,唇不点而赤,虽还是少女之身,却多了几分少女没有的韵味。

两人身形一高一矮,影子交错,不时容王还会低头跟她说着什么,极为和谐,红墨在身后看着,只觉如若不是容王颜毁,与公主是再般配不过了。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