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盛世毒凰:邪魅国师的心尖宠》盛世国师 木兰竹 大叔受 盛世毒凰:邪魅国师的心尖宠免费阅读

更新时间:2021-01-19 00:02:53

《盛世毒凰:邪魅国师的心尖宠》盛世国师 木兰竹 大叔受 盛世毒凰:邪魅国师的心尖宠免费阅读 连载中

《盛世毒凰:邪魅国师的心尖宠》

来源:作者:冥光画影分类:现代言情主角:莫白祺,穆煊

《盛世毒凰:邪魅国师的心尖宠》是冥光画影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盛世毒凰:邪魅国师的心尖宠》精彩章节节选: 低头,观望着昏倒的独孤烈,抬眼,莫白祺火气:“穆...展开

《盛世毒凰:邪魅国师的心尖宠》免费试读

低头,观望着昏倒的独孤烈,抬眼,莫白祺火气:“穆王,你太过分了,你是不是,当真想让国师死,当真?”

啊,昏倒了,这个弱不经风的国师,怎么一下子变成了这个样子。

心头,做想着,嘴上,还得硬,瞧这心揪的:“是,你们国师府气人可太甚了,当我穆王府是泥呀,凭你们捏来捏去。”

“国师!”

这时,凤青鸾奔入了潇雨阁,见独孤烈昏倒在了莫白祺身上,那个恼火,甩脸,凤青鸾怒望着穆王。

冷笑,穆王大步朝潇雨阁外走去:“怎么,你这个国师府的暴烈女,还想打本王,告诉你,趁早把世子放出来,否则,本王要你们国师府好看。”

“真是欺人太甚。”

穆王世子是如此,穆王也亦如此,你说,穆王府怎都是嚣张跋扈的人。

红玉气火,凤青鸾更气火,潇雨阁的庭院里,有一块大石头,伸手用内气,凤青鸾移动了大石头。

“啊!”

石头正好移在穆王的前面,穆王没看到,一个绊,重重的,穆王栽倒在了潇雨阁。

“活该,谁叫你来国师府欺负国师,欺负大小姐了。”

这事叫个爽,这穆王就是活该,他若不来国师府,把独孤烈气昏了,凤青鸾岂会如此对待,一切都是穆王自找的。

“你个死丫头片子,竟敢如此针对本王,本王饶不了你。”

揉揉发疼的身子,穆王起身,怒然而离。

“国师。”

甩脸,凤青鸾奔向了独孤烈,眼晴里含出了泪水。

“太过分了,真的太过分了,这穆王,竟如此的欺负国师,国师还病着,他竟然对国师又打又推的,倘若……”

抬眼,莫白祺泪眼涟涟。

“不准说,国师万福之身,怎么会有事?”

眼含泪水,凤青鸾扶着独孤烈,并对莫白祺言:“快去,把京都最好的大夫请来,给国师看看。”

“是”

莫白祺遵命,转身离开了潇湘阁。

“大小姐别伤心,国师没事的,真的没事的。”

见凤青鸾扶躺了独孤烈,红玉宽慰着凤青鸾。

抽泣,凤青鸾倒在了独孤烈的身上:“国师当然没事了,多少次生死劫国师都闯过了,这次,怎么能闯不过呢?”

“可国师太伤心了,那穆王,好毒辣的心,竟如此算计国师,算计国师府,算计大小姐,国师把大小姐当心尖似的宠着,穆王可是把刀直直的插入了国师的心窝,真的直直插入,那比要国师的命的都严重。”

哀哀,观望重度昏迷的独孤烈,红玉起哀。

趴在独孤烈的怀里,凤青鸾泪如雨下:

“穆王,穆王世子,你们竟如此的算计国师,算计于我,我凤青鸾发誓,对你们,永不放过!”

大夫被请来了,大夫所言,更令凤青鸾伤心。

心灵重创,伤上加伤,独孤烈若不养个一年半载,恐难以好矣。

穆王府,我让你们每个人都死!

接了大夫的药,凤青鸾亲自为独孤烈熬着,甩脸,望着哀哀极度的凤青鸾,莫白祺立在了床前,观望着独孤烈,言道:

“国师,大小姐如此疼护,国师这般,是不是太过伤大小姐的心了。”

“我本无情,怎奈好路堵死,只能这般,其实,太过强大也是非常累心,不如趁这机会,好好的享受下这特别的疼护,这东西,可是轻意难享受的。”

挑眼,独孤烈言道。

好个腹深的大国师,竟连自己的女儿也算计,枉费了凤青鸾的一片心。

不过,走到这般田地,也不是独孤烈一个人的错,谁叫穆王歹毒,骗下婚书,独狐烈又能如何?

还是生病的国师受看,莫白祺喜欢,喜欢凤青鸾照顾独孤烈的样子,国师太强了也并不是一件好事,这样凤青鸾的智慧怎会突显?

“哎哟,疼死本王了,疼死本王了,凤青鸾那个死丫头,她竟如此对待自己的公爹,本王发誓,早日让了嫁入穆王府,然后好好的修理。”

穆王府穆王的居所里,穆王哀哀的躺在了床上,抬脚,穆煊踏入了焰火居。

居随主心,穆王的性子如烈火,他的居所之名,也如焰火了。

“世子,那个凤青鸾太过分了,竟把王爷打成这样,对那个死丫头,世子定要好好修理。”

甩脸,蓝天剑对穆煊言,观望穆王,忧中带有极大的愤怒。

谁,有如此大的胆,敢再一而再再而三的对穆王无礼,还把穆王打成了重伤。

“真笨。”

听了穆煊就嫌丢人,一个堂堂的马上王爷,走路竟如此的不长眼,被一块大石头绊了,说出去,岂不笑掉了人家的大牙,你说他的父王怎么这般蠢笨?

得意忘形了吧,对付一个病国师。

可是,就算,也应该有那王爷的稳重吧。

“说什么呢,告诉你,老子今日所受的辱,全都是因为你,放着安静的生活你不去过,那楚王关你何事,那楚世子又关你何事,你真是吃饱了饭撑的,叫板国师府,你有那本事吗,好好的一个穆王大世子被关在了天牢,老子又被那凤青鸾如此修理,那国师那对父女本就是个贼,流满毒汁的贼,不是个人就能对付得了的。”

趴在床上的穆王甩脸,对穆煊怒吼着。

“你说什么?”

怒火,穆煊奔向了床,惊恐,穆王道,嘿笑着:“没说什么,没说什么,父王说了,一切听你的,一切听你的。”

“你不听可以退呀,到时候,那国师父女可是会剥你的皮的,多少年来,有谁,敢向国师府挑衅。”

怒然,穆煊坐在了床边,穆王起身,唉声叹气:“你到底有没有招对付那个死丫头,不能再这样了,穆王世子被关入了天牢,这京都不知道有多少人笑话穆王府,你对付那个死丫头行,可没必须把自己给毁了吧。”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