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月琢》月琢念什么原因 全文章节 月琢小攻

更新时间:2021-01-20 04:01:50

《月琢》月琢念什么原因 全文章节 月琢小攻 连载中

《月琢》

来源:作者:月影如媚分类:现代言情主角:树即,那只

主角叫树即,那只的小说是《月琢》,它的作者是月影如媚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请您把鼠标轻轻挪到右上角,点一下“加入书架书签...展开

《月琢》免费试读

(请您把鼠标轻轻挪到右上角,点一下“加入书架书签”谢谢!)

“嗖——”

月儿正处于饥饿疲惫之际,突然一道黑影在她身前闪过,措不及防之下,把她吓得跌坐在地。深山之中忽然有个黑乎乎的东西窜出来,一般人都会害怕,更何况一个孤苦无依的小女孩?

“不会是是爹爹说的野狼吧!?”月儿一双大眼睛瞪得老圆,向停在她身前不到一丈的黑东西看去,那里正站着只全身黑毛的猫科动物,身长约有一尺左右,而那猫科动物歪着头,用它那双晶亮的暗金色眼睛,也在看着她,还带着很人性化的惊奇表情。

“猫咪!”月儿并不知道面前一尺长的猫科动物到底是什么品种,但是在她的印象里,只有温顺又黏人的猫咪长成这样。

月儿有些笨拙的从地上爬起来,拍了拍已经很脏的衣服,半蹲着上向那“猫咪”伸出一双小脏手,轻声的唤着它。小孩子就算再怎么坚强,再怎么倔强,也毕竟是小孩子,一只突然出现的“猫咪”让她忘记了现在所处的环境,甚至刚才的饥饿感也暂时被抛在脑后。

“猫咪”见月儿蹲下来像逗弄猫咪一样的逗弄它,采取了无视态度,它优雅的转身,轻轻一窜,就窜出老远,三窜两窜便已经快看不见影子。月儿顿时有些急了,忙站起身追过去,好在那只“猫咪”猛跑几步就会后头看她一样,似乎是在看她跟上来没有,也或许是在看甩掉他没有。

月儿这样追了好一会,结果还是把“猫咪”追丢了,月儿实在是也跑不动了,她已经一天没有吃东西,刚遇见“猫咪”时的兴奋,已经无法抑制她的饥饿,胃里一阵的抽搐,眼前的景物也开始晃动。

她无力的靠在一棵大树上,用一双小胳膊用力的勒紧胃部,来减轻那种抽疼的感觉。原本就饥饿疲惫的身体,经过追“猫”这么一折腾,已经处于近乎虚脱的状态。

而且现在天色已经很暗,只能借着月光和星光隐约看见周围,夜晚的森林里静的害人,偶尔传来几声野兽的嚎叫声,更填几分悚然。月儿又饿又怕,如果在这里被野兽吃掉,还不如前几天在村子里被一刀杀掉,也许那样还痛快一些。

“哗啦——”

草丛里一阵响动,月儿惊恐的抬起头,看着发出声音的地方。

“娘亲!我好想见你,要是能再见你一面多好,就算那时候要死,我也不怕。好不甘心,我好想见娘亲。”这一瞬间,月儿的心里只有娘亲,至于那个早就想丢下她的父亲,月儿已经自觉的把他忘记了。

终于草丛里走出来一个通体漆黑的动物,月儿凝神细看之后,长长的舒出一口气,原来是刚才的“猫咪”。“猫咪”嘴里叼着一条血淋淋的兔子腿,迈着优雅的猫步走到月儿面前几步远的地方,脑袋一甩,把兔子腿丢到月儿脚边的草地上。

“给我?”它居然没丢下我,还给我找吃的?!月儿疑惑的看着“猫咪”。

“猫咪”也不理她,几下窜上一棵略微倾斜的大树,懒洋洋的扒在一根粗壮的树枝上,准备打盹睡觉。

月儿低下头,捡起那条兔子腿,又抬头看看树上的猫咪。站起身,围着那颗树来回走了两圈,把兔子腿别再要带上,学着邻居家小哥哥的样子,向树上爬去。

月儿好不容易爬到一个离地不到一丈高树杈上,好在这颗树即粗壮又有些倾斜的角度,她才能借助身体轻小的优势爬上来,可是手脚的关节处还是擦破了皮,她微微的拧着细细的小眉毛,对着磨破的地方吹着气。

“吹一吹,痛痛飞。”

女孩学着娘亲的样子,安慰完自己擦破的伤口,一只手扶着树干,另一只手抓出刚才兔子腿,看着带着血丝,满是皮毛的兔子后腿,圆嘟嘟的小脸险些皱成包子。

生肉能吃吗?吃了会不会肚子痛?不过生的总比饿死好呀!月儿做完心里斗争,张开小嘴啃了下去,可没啃几口,就因为那股刺鼻的血腥喂,干呕了起来,但月儿没有放弃,呕完又接着啃,终于在边吃边呕的情况下消灭了整条兔子腿。

月儿吃饱了,趴在粗壮树枝上,胃里还有些翻腾,她扬起头,看向懒洋洋趴着的“猫咪”,微笑着用稚嫩的声音说道:“我叫新月,娘亲喜欢叫我月儿,你叫什么?”

那“猫咪”睁开一只暗金色的“猫”眼瞅了瞅她,然后又闭上,月儿见“猫咪”不肯理她,也不恼,自顾自的小声嘟囔着什么,不多时就进入了梦乡,她太累了。

明媚的阳光照在新月白净的小脸上,暖洋洋的,说不出来的舒服。娘亲正用一把漂亮的桃木梳子给月儿梳理着乌黑头发,手指轻巧的编出无数的小辫子,在两侧各挽出个小丸子,俏皮可爱的麻花丸子头就出现在眼前。

新月撒娇的赖在娘亲怀里,像猫儿一样在娘亲小腹上蹭呀蹭,可是不知道怎么的,今天娘亲的小腹硬梆梆的,不似以前那边柔软,这是怎么回事?

“你们怎么又把这累赘捡回来了!带着她我们俩根本跑不快,到时谁也活不了。”

还没等新月想明白,突然不知从哪里冒出一个男人,一把抓起新月仍在地上,拽着新月的娘亲消失迷雾中。新月被摔的生疼,她想要抓住娘亲的手,可是娘亲早已和那男人不见了踪影。

“爹爹我恨你!”

新月呼喊着坐起来,发现自己还在树林中,不过并非在昨晚的树上,而是树下。还好她昨晚爬的并不是很高,树下又有厚厚的树叶和杂草,否则不摔死也要残疾。

新月坐起身,大人似的叹了口气,用小手揉着摔疼的小屁股和肩膀。

原来是做梦,真是讨厌,梦里也会出现爹爹那可恶的嘴脸。我会不会是捡来的孩子?要不爹爹怎么那么讨厌我?嗯……不对,我可是娘亲亲生的,果然因为我是个女娃子。

“哼,以后再也不要和爹爹一个姓了,我要和娘亲一个姓。嗯,以后我就叫傅新月!”新月娇声娇气的嘟囔着,撅着小屁股从地上爬起来,昨天那只“猫咪”正在不远处看着自己。

傅新月是铁了心赖上这只可以给她找吃的的“猫咪”,而“猫咪”也似乎不讨厌她。一人一兽就这样在山林中走了几天,一直都是“猫咪”走在前面,傅新月跟在后面,每天晚上“猫咪”会失踪一阵子,然后带回些它吃剩的猎物。

说来也怪,傅新月跟着“猫咪”在山林里走了这么多天,却不曾经见到一只凶兽,甚至兔子一类的东西都没有。傅新月到是没觉得,毕竟只是个五岁小孩子,在她看来没有凶兽是件很好的事情,却没想过是件及不正常的事情。

(初来乍到,谢谢支持!请各位轻动手指,求收藏,求推荐!)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