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红妆名捕》红妆名捕之将军令 强攻 红妆名捕精彩内容

更新时间:2021-02-02 08:02:11

《红妆名捕》红妆名捕之将军令 强攻 红妆名捕精彩内容 连载中

《红妆名捕》

来源:作者:水红xl分类:现代言情主角:江若宁,妆婆

《红妆名捕》由网络作家水红xl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江若宁,妆婆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嘶—— 她听到新郎倒抽一口寒气,这是给痛的...展开

《红妆名捕》免费试读

嘶——

她听到新郎倒抽一口寒气,这是给痛的。

登时,江若宁心情大好。

兔子惹急了还咬人,何况她还是个人,别当我中了软骨散没劲,老娘掐你一把还是成的,她美美地想着,然,还不待她庆幸终于扳回一局,对方的快速握住了她的手,力道很大,似要将她的指骨捏碎一般。

丫丫的,还是不是男人?跟她这小女子计较,居然开始报复了。很显然,对方是个小心眼的男人,长得人模人样,根本就是一个恶贼。

她可不要被人白欺负了去,此念一动,她抬起右手,正要下狠手拧掐,不想那人轻易就捉住了她的右手,“娘子这是等不及了么?这么心急就要摸为夫的手?”

周围,传来宾客哄笑声。

谁***想要摸他的手,她是要掐、要拧!

她江若宁从来都不是水做的,更不会任人欺负。

媒婆笑道:“新郎有意思,不按规矩来。”

“哈哈,有趣啊!”

新郎不讲规矩,红绸花不用,直接用手牵新娘,这是在来宾客秀恩爱啊。

跨过火盆,他突地揭开她的大红盖头,宾客唏嘘不已,牵着新娘进来不说,居然在拜堂之前揭开了新娘的盖头,这又是未照规矩来。

宾客们一片唏嘘:“新娘真好看!”

江若宁的容貌突然展现在众目睽睽之下,稍稍慌乱之后,就看到一张张带着笑容的脸。

“妆化差了。”

“不化妆就更好看的。”

喜娘一愣,灵机一动立马唱道:“揭开盖头见夫君,日子风风火火、大吉大利!”

有宾客忍不住地低声轻笑。

新郎看到江若宁,顿时有些辩不清真伪,面含浅笑,大手随势拥落腰间,低声道:“清尘,我们拜天地吧。”

清尘?

她叫江若宁,不叫清尘。

新郎的眸里蓄着满满的深情,他的声音更是道不出的温柔,像三月和暖的Chun风,似寒冬熊熊燃烧的暖炉,飘入耳里,身心俱暖。

江若宁如一只被惹毛的猫,恶狠狠地凝望着新郎。

新郎浅淡一笑,对她的恼怒置之不理,恍若未见。他冲着一个清秀男子满意地颔首点头。

清秀男子奔了过来,讨好似地道:“大表哥喜欢就好。”

新郎喜欢个铲子!她很不满,还是被人算计着拜花堂,她更不爽了,丫丫个咚,看到那清秀男子,江若宁的怒火乱窜,如果不是身中软骨散,以她以前的性子,肯定已经冲过去将清秀男子暴打一顿。

新郎看着替身新娘,像,真的很像!尤其是着了新娘妆以后,五官里几乎和他心心念着的人儿一模一样,不过好像她的年纪似乎要比清尘略小些,胸口平坦,似乎还没长开,个头也不如清尘高,身材也更瘦弱。就算再像,他还是能轻易从两个人里寻找出差距。

江若宁有着一双漂亮的杏仁眼,眉毛不淡不浓,妆是化妆嬷嬷打扮的,就连新郎都有些分辩不出,面前的是他心心念着的人儿还只是一个陌生的替身。江若宁尚未及笄,又因家里清贫,连吃饭都成问题,哪里谈得上三餐有营养,更因今年Chun的奉天府发生了百年一遇的干旱,家里的日子就更艰难了。

江若宁一脸菜色,虽有十三岁瞧上去像是十一岁,经这么一打扮,清丽之中倒透出一股水灵来,尤其那双眼睛扑闪扑闪美得像夜空的星星。

喜娘高唱:“请太太入花堂,受新人一拜!”

垂花门处,两个丫头拥着一个优雅高贵的贵妇款款移来,雍荣典雅,貌似芙蓉,让人辩不出她的年纪,一张白净的脸上竟无一条皱纹,若不是新郎唤了声“娘”,很难让人相信:她已然有一个二十岁上下的儿子。

贵妇太太移到堂屋,脸色说有多难看就有多难看。“不孝子,你……你……”女人指着新郎的脸,声音颤颤微微:“你这个孽子……她是你能娶的么?”

清秀文士走了过来,喊了一声“姑母”,低声道:“你误会了!她叫江若宁!”

“江若宁?”

早前那长相清秀的贵公子不是说请她来做替/身新娘么?是替身,还是花钱雇来的替身,因为她的软硬不吃,结果就被人强行喂下了软骨散,这也江若宁最气恼之处。

等等,为什么这家伙告诉贵妇太太她的真实名字,应该说真新娘的名字啊。

江若宁一时间心潮起伏,她越发觉得这不对劲。

贵妇太太从头到尾地打量着江若宁,越瞧越是狐疑:明明就是宋清尘,怎么说是另外一个女人?这女子真的不是宋清尘,她是看着宋清尘长大的,宋清尘要比面前的女子略高半头,也比面前的女子身材婀娜有致。可是,她们俩人长得太像了,要不是亲眼得见,她很难相信世间竟有这等长得相似的人。

贵妇太太似瞬间明白了什么,恼问:“清尘那孩子……当真被火……没了。”她想说“被火烧死没了”,可又觉得不大吉利。

清秀男子垂首笑道:“姑母,这件事整个京城都知道,她是真没了。这不是你催着表哥成亲,想抱大胖孙子么,表哥这才寻了个清白人家的姑娘娶进门。”

清白人家?是清白姑娘,可这门不当户不对,也亏得他能想得出来,贵妇太太立时觉得咽喉似塞了一团棉花,她怎么生了个这等不听话的儿子。“如山,你非把我给气死不成?早前……不是说道明成亲?怎么变成你了?还有,京城的好姑娘那么多,你非得娶一个小门小户的?你……该明白,我们这房的家规,是不允男子纳妾的,你……你是想把我气死?”

将这丫头赶出去!

贵妇太太胸口起伏难宁,咬了咬唇,便要下令。

不想新郎突地一转身,与喜娘使了个眼色。

喜娘大喝一声:“新郎、新娘,一拜天地!”

喜娘是奉天府出名的稳婆、妆婆,奉天府但凡有些地位的人家,常请她去当妆婆,专门给新嫁娘化妆施粉儿,通常为图个好彩头,主家也会有打赏。而做喜娘,遇到抠门些的主家,办完新事赏她一二百纹铜钱,大方些的便赏一两银子,像这般一下子赏十两银子,事先就预付五两的几十年来还是头一次遇到。

贵妇太太正恼,却被身侧的年轻文士嘻笑着扶到贵妃椅上坐下,“姑母,这是天大的好事,这几年你不就日日盼着、念着要喝新媳妇茶么,这回有了。”

“你……”贵妇太太气恼得面容苍白。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